悟道君

叶修,电影,漫画

[周叶] 通海口7

很久没写算过渡一下
==================================

"黄乡约,这样说,你也没见过这个小伙子?"

"老张,你知道的,我可是号称通海口这么多年来最最最有亲和力的乡约了,天天走亲访友各家各户探民情送温暖,这苍蝇大的地方有什么新面孔我哪能不知道啊,也太质疑我的记性了吧,不过一定要说新面孔的话村东头老林家倒是新下了几只狗仔有点可爱要不要我发扬乡约精神给你一一介绍下……"

"别了别了,我大概了解情况了,谢谢黄少了,趁天黑前赶路,我就先告辞了"

"哎老张你别走啊好久不见我们再好好聊聊,哎哎你怎么已经拿包了好吧我下次再去西流河拜访你说好了不见不散哈"

黄少天瞅着张益炜渐渐远去的身影,才放心擦了擦额头的汗。

"叶修你大爷的!"

在堂屋里拿着筷子专心夹花生米的叶修早已习惯了黄少天这种未见其人先闻其声的出场方式,只见他迅速放下筷子轻盈飞到半掩着的大门前。

"哟懂事了啊还知道上门迎接了!?"

"那哪能啊,我这是没钱修门了,请黄乡约高抬贵脚放过我们家的破门吧"

"你大爷的!你没钱你怎么可能没钱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前段时间上县城了好吧,好这先不说,你大爷的你知道张益炜有多难应付吗我在那里紧张得快死掉了,你却在这里"

黄少天的话居然戛然而止,他鬼知道叶修天天在家里干嘛,于是他开始东张西望然后迅速锁定了堂屋里的八仙桌和桌前坐着的不紧不慢喝茶的周泽楷,眼睛一亮,"在这里!对!金屋藏娇!还悠哉悠哉吃花生米!喝茶!"

“得了吧黄乡约早叫你多读书吧,就这破房子还金屋呢?" 叶修非常不屑地白了黄少天一眼。

"不是……娇" 周泽楷看了黄少天一眼,居然也慢悠悠补了一句。


"你们奶奶个腿啊就是这么报答你们的救命恩人的吗!还有你个周泽楷早晓得就把你供出去了,跟着老叶嘴皮子也快了不少啊,告诉你我看你不爽很久了来我们来打一架打一架!"
看着眼前两位带着同情眼神望着他,黄少天觉得他的小宇宙要冲破他喜爱的蓝色对襟布衣喷薄而出了,二话不说(因为不止说二话)就要挽起袖子。

"别闹",叶修瞪了黄少天一眼,"堂堂乡约,哦不,前,乡约,能不能有点素质,别动不动打打杀杀,好意思么你"

"你好意思么你!你们好意思么你们!话说你们这鬼鬼祟祟的是真准备这样隐瞒下去啊,又不是什么大事,躲在这里真的有点怂啊哈哈哈哈哈哈"
黄少天仿佛已经忘了被二人合伙嘲讽的不满,顺势挽起袖子大大咧咧在桌前坐下了。

"这事得问小周啊",叶修也坐下,又往嘴里送了一颗花生米。

"额,没事,已写信报平安" 周泽楷又抿了一口茶,表面仍是云淡风轻,可是内心还是有一丝波动。

周泽楷要说完全不在意肯定是假,毕竟自己莫名其妙被不知底细的路人从陈府带走这事也挺魔幻。他想着张益炜只要上门一拜访两头心里都门儿清了,陈府的两长工有没有对他干大说啥风言风语他不在意,但是自己长大后虽然也算叛逆了一下但还算是个乖孩子,这样从陈府蒸发也会让长辈担心,所以回家他也不是没考虑。但是他在叶修家修养的这些天里,有个对他而言很新奇的想法蹦出来,让他觉得暂时不回去也不要紧,或者应该说,现在真真是最好的机会。

还有这些天里在通海口结识的各式各样的人,也让他觉得新鲜。周泽楷虽然也算个新青年,但是刚从学堂里出来的他被丢在这宽广的陕北高原上,也是显得稚嫩得很。在这小小的通海口,学历和他一样甚至比他高的居然大有人在,而且他们偏偏比他还更成熟,这种成熟体现在无数风雨天里四处拜访乡民的脚步里,还有站在高台上拿着喇叭宣读着最新乡约时涨红了的脸庞里,他有时会想起藏龙卧虎这个词,但是又觉得这不过是黄土高原上再普通不过的一块土地,只是自己刚出学堂还只算上刚进城的和尚,过于敏感罢了。

还有叶修,这个路过的好心人,也并没有表面那么简单。他有着着最纯正的庄稼汉打扮,也干些千百万陕北农民们干些的事,但是他的眼睛从来波澜不惊,让人好奇到底什么事情才能扰乱他眼睛里的一谭静水呢,是害了虫的庄稼,还是传说中让黄少天都气得跺脚的最新税收规定。周泽楷觉得对时事过于漠视的可能是山洞里居住的原始人,也可能是经历了最多风雨拥有最多故事后置身事外的人, 叶修看着都不像,也都像。

不管怎样,这样追求自由的想法让他兴奋,这些新认识的人们让他好奇,这些日子,周泽楷看着自己一天天愈合的伤口,心里是说不出的喜悦。

黄少天见着周泽楷这锯嘴葫芦估计也说不出一句多的话,也不自讨没趣:"罢了罢了你的事随你。对了老叶上次你去县城帮我们带的东西呢,我这一趟专门来就是来拿这个的" 说着向叶修挑了挑眼睛,顺便往嘴里送了一把花生米。

"哟你不说我还以为你这趟专门来蹭花生米的" 叶修夸张地把花生米碟往自己这边拉了拉。

"你大爷的!我看着这么闲吗!废话少说废话少说交出东西来绕你不死……" 黄少天不耐烦地起身,硬是把没有骨头软软摊在桌上的叶修从座位上拽了起来,推向卧室。

"黄少天也有让人废话少天的一天啊" 叶修一边吐槽着一遍蹲着慢吞吞从抽屉里翻出一个泛黄小册子,也不回头,直接丢向身后的黄少天。

黄少天看着飞来的小册字,非常灵活地双手一拍,正好像打蚊子一样拍住了空中的小册子,大骂:"叶修你手长着当装饰的啊什么东西都丢丢丢,小心下次我把你的烟枪也丢飞出去!"

"是是是,您说的是" 叶修说着又拖着身子回到桌上,"您快回去忙吧啊让不让人好好吃饭了"

"哟这不是新来的那个家伙叫周什么的吗,黄少也在老叶这啊这么热闹" 路过的方锐只是随便往叶修家一瞟,两只眼睛都亮起来了,脸上写满了看热闹不缺我一个的欢喜。

"看什么看走走走无聊不无聊啊" 黄少天转身冲出门,勾住方锐肩膀,一个180度旋转拐着方锐往外走。

"喂喂我话还没说完呢!老叶我看见你在笑了!还有这个新人我还没打招呼!喂你弄的我脖子好疼……" 。方锐的话渐渐隐去,在这个依旧平静又不平凡的正午。












评论(5)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