悟道君

叶修,电影,漫画

【周叶】通海口

叶修就像很多典型的陕北汉子一样,穿着土蓝色的粗麻衣裤,头上缠着有点发黄的白毛巾,手里握着一杆长烟枪,坐在田埂上吞云吐雾的。
田里种的是罂粟。虽然上头有令禁了吸大烟,但是前一天的城墙上的黄旗儿,难保今天就不会变成红色了,来了个姓张的头儿,明天就来个姓李的把姓张的赶跑了,庄稼汉不清楚听谁的,也就索性不再烦恼,想着反正先老老实实种地吧,有事了再说,所以也就这么安安稳稳一直种下去了。瘾君子更不用说,跟他们谈理智也是枉然,更何况现在的世道,又谁又想睁大眼睛清清醒醒的呢。这样一来只要能产出大烟,销量是从来不用愁的,这一亩的罂粟,抵了这些庄稼汉十亩的收成,谁也不傻。
抽完最后一口,叶修起身,也不拍拍屁股上粘着的土尘,从草房里揣出一包用土黄色草纸包着的东西,往县城方向出发了。这货物不必说,是他用土家法子提炼出的大烟,纯度较他第一次尝试已经提高了不少,也亏得他聪明又认真,几次尝试之后便将一切都拿捏得恰到好处,做出来的大烟可媲美村东头最早做这事的老魏产出来的了。但是这一切对他来说又有什么区别呢,种一亩的粮食得来的钱,他就可以吃饱馍馍吸足烟了,好好提纯了一亩的罂粟得来的钱是多得多了,可是他要吃的馍馍还是一天六个,要抽的烟草也还是那么几把,所以这一切对他来说又有什么区别呢。
陕北高原的蓝天是特别低的,低到能压到秃了的树杈里面去了,陕北高原的土地一望好像就能望到边,可是谁说这片土地不广阔,每个庄稼汉走破的布鞋和长时间暴露在赤裸阳光下的汗滴都不会答应。叶修行走在平整的高原上,行走在两块田地夹着的羊肠小道上,行走在土坡上,都是漫不经心的模样,偶尔遇到棵大树,他眼睛就会微微发光,然后从怀里掏出烟枪,靠着大树坐下或蹲着,一边扯着那种浑身穿着泥土袍子的野草,一边一口一口,好像每一口都花光了力气似的,慢悠悠地吸着。这时候他可能会遇到同样赶路的汉子,有一搭没一搭着谈下天气或者县城里形势,大多数时候一个人也碰不到,那就乐得轻松,继续抽烟拔草玩儿。
休息好了,叶修眯着眼睛,抬头望望天,再望望不远的远方,仿佛不会被时间流逝下的天黑天亮打扰一般,继续慢慢悠赶路了。

评论(6)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