悟道君

叶修,电影,漫画

【周叶】通海口 3

【用这个括号是不是正式一点哈哈哈哈哈哈】
======================================

陈旧的大门发出"吱呀"一声,顿时画面像被按了暂停键一样,连风都静止了些,在这突然的沉默里,叶修雷达般扫射整个院子掌握大致情况:
这宅子主人大概有点权势,因为宅子整体修得不错,除了两旁标配的马房和厨房,主屋有两排,后屋比前屋装饰得更好;
拿棍棒的是两个中年男人,庄稼汉模样,肯定不是这屋的主人了,而且考虑到他们一直保持着小声,应该是不想惊扰这屋里主人,所以最大可能性是雇的长工在私下教训后生。另外这两个中年男人身体都很壮实,两个一起上的话他肯定是没胜算了,不过他不一定要动手啊谁规定不小心进来了就一定得行侠仗义拼个你死我活;
不远处站着一个颤抖着的年轻女人,即使不在白天借着蜡烛也能看出颇有姿色,但是脸色并不好,她有点心虚不敢直视叶修的眼神,想必这起争斗,不,应该说是单当面的殴打事件和这个女人脱不开关系;
地上的年轻人已经非常虚弱,之前昂着的头颅也垂下去了,可能想趁着这不速之客的打断趁机休息着,也可能的确奄奄一息了,现在看不清相貌,但是他刚才的眼神依旧在叶修心上灼灼烧着。
这沉默维持了不到三分钟,被其中一个矮个子中年人打破,他警惕地小声问:"你哪个?半夜闯进来别人宅子干嘛",边说还边扬了扬手里的棍子以示威胁。
这一问叶修也有点怔住了,心想对啊我算个球,我是哪个我半夜闯进别人宅子干嘛!但是见机行事一向是叶修最拿手的本领,他清了清喉咙,决定转移话题:"呵,我是谁不重要,你们这,不厚道啊",毫无畏惧地用眼睛指了指趴在地上的年轻人,整个一种"来来来请你们解释下"的派头,仿佛他插手就是天经地义一般。
两个男人被他这古怪的回答弄得也有点懵,他们见这男人虽然打扮就是个庄稼汉,但是镇定自若的样子也定不是普通人,又联想到前几天老爷提过要突击到访的张乡约,两个交换了个惊讶的眼神,然后另一个高个子的中年人试探性地问:"你难道是?"
叶修内心恨得啊,这个高个子怎么说话故意只说一半的他当自己是玩心眼的喻文州吗,但眼尖的他又从高个子那神色里读出了一丝丝的敬畏,他怎么能放过这么好的时机,连忙先趁胜追击:"对,我就是了",我是谁我也不晓得我现在有点紧张你可千万解释清楚了。
虽然得到当事人的肯定回答,两个男人还是有点怀疑,他们和张乡约没见过面,这面前的"张乡约"有点太年轻了,但是假如真是真的那又有点不太礼貌了,高个子决心在模棱两可接一句:"您怎么过来了"。
叶修手里出了点汗,他往粗布裤子上轻轻蹭了蹭,脑海闪过了一个说辞,然后完全不输阵地把眉毛一挑,说:"我好像说了这几天会来吧",心里就是一横,就这样吧假如你说没听说我就说只跟你们主人讲过就能混过去了。
这下没话说了,完全吻合了,这回答,这气质,这对小周关心的态度,这还能不是引荐小周过来的张乡约吗!两人又交换了一个懊恼的眼神,又望了望这狼藉的院子,表情完全垮了,他们完全懂得了无力回天是啥滋味。还好这小周估计没力气说话了,当然有力气也是说不了几句话的,二夫人可以忽略不计,想着现在黑白全凭他们俩一张嘴了,他们吊着的心又安了一些。
矮个子连忙摆出笑脸,嘴巴都快咧到耳根后面去了,此地无银三百两,说:"没想到是张乡约啊,久仰久仰,这事情不是您想的那样"。
叶修大脑飞快转动着,这附近的张乡约大概也只有张益玮一人了,看样子这两个人也没见过真人,所以把自己误会成他了,这好办了,可以狐假虎威震震他们威风,另外套套话看能不能把这个后生救出来,另外那两个中年人这么急切地在"张乡约"面前摆脱干系,看来这后生和张乡约关系也挺大的。叶修理清了这中间的利害关系,心里有了底。
叶修"咳"了声,提高了音量,一字一顿地说,:"不是我想的哪样啊?"
哟这不得了这么吵把老爷吵醒了就完蛋了,两个中年人有点急,矮个子连忙把食指放在嘴上做了小声地暗示,高个子蹑手蹑脚寻了个凳子递给"张乡约",小声说:"您先坐,先坐"。
叶修自己都是个虚的怎么敢把真正的主人吵醒将事态复杂化呢,他故意提高声音就是为了吓吓这两个男人而已,顺便也证实了他先前的猜测,那就是这家里的大人物的确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们也不想让主人知道。他假装通情达理接过板凳坐下了,甚至习惯性点了烟枪开始抽了,虽然心里还是有点忐忑,但是他相信只有自自然然的才能发挥得更好。果然,两个中年人见"张乡约"居然还抽起了烟,内心不由感慨着果然是大人物啊见了这情形也不恼也不咄咄逼人,值得敬佩。
叶修吐了一口烟雾,终于舍得说话,"好了你们可以开始了",还顺便瞥了眼地上的年轻人,刚动了下,还好还没死。
高个子精明得多,他懂得先发制人,把他刚才在脑海里编造得一套剧本先说出来,想要不暴露,另两个人就必须想着法儿得圆上去才行,他说:" 您看,我们都知道小周是您介绍过来给我们陈老爷的,陈老爷和您关系又好,我们自然也不敢欺负小周,更何况他又能干又老实,我们喜欢还来不及呢。但是小周再老实,也还是个正值那什么期的小伙子啊。这不,他今晚提水去我们二夫人房里,可能,就,您知道的,小伙子嘛,一时兴起了吧。我们听着二夫人房里不对劲,就冲进去,拦住了小周。那时二夫人哭哭啼啼的,我心里一急,就,就动了手,老马过来帮我,然后没控制住,就这样了。我现在也挺后悔的,虽然小周这事也的确不厚道您说是吧,但是年轻小伙子控制不住也正常,他还是您的人,我们就不该动手,说说就好了嘛,哎哟这越说我越惭愧了"。说着说着高个子脸上还摆出了悔不当初的表情,仿佛真的愧疚地要扇自己两巴掌似的。
叶修心中冷笑两声,心想这高个子嘴巴挺厉害,锅完全甩小周身上不说,哦原来他姓周啊好吧这不是重点,还顺势给了个台阶我下,不简单不简单。
叶修拿眼神去问矮个子和那个女子,矮个子连连点头,那个二夫人也没有反驳的样子,看来是达成统一战线了。其实叶修也不在乎其他人的说辞,反正肯定都是鬼话,但是还是要做做样子,显得自己客观公正,考虑周全。虽然认识小周不久,可以说连认识都算不上吧,但是他那牢牢抓住叶修让他鬼使神差般陷入这桩麻烦事的眼神,那眼神就和曾经与叶修共同打拼奋战的那群朋友们的一样,是能承得下大海和星辰的,有着这样的眼神的人不该也不会被困在这小小的院落里,有这样眼神的人更不屑于做些龌蹉下流之事。想着想着,叶修突然有点被自己吓到了,这短时间没发疯般生长出来的信任感是怎么回事,算了不是探究这个的时候,先顺着高个子的台阶下了再说。
"竟然有这种事!两位做得一点都不错,我,我这简直要打断这狗崽子的腿才好!"叶修嗖得一下站起来,四下张望要找什么的样子,又忽然把眼神定在高个子手里的棍子上。
高个子连忙把棍子一收,瞧着"张乡约"这要大义灭亲的气势,心里先是得意,又害怕把事情闹大。他上前按住了"张乡约"的手,给"气急败坏"的"张乡约"顺顺气,说:"您可千万别冲动啊,小周也得到教训不是么。现在就是小周留着这里,有点犯难明天我们该怎么给陈老爷交代啊",高个子向叶修踢出了一个直球。
叶修自然是暗喜,接过了这个球,带着些歉意说:" 二夫人和两位兄弟,是我没眼光啊,把这么个祸害带到了陈老爷这里,真是太对不住,太掉底子了。我这里有个不情之请,能不能保密这件事,我现在连夜就把这小子带走,明天陈老爷问起来就说小周家父亲突然发病赶回去了,就说是我派人带口信来的。"
大家仿佛丧失了语言功能一样只会傻点头了,没想到一切来得这么顺利啊,高个子不忘回句:"哎,看来也只有这样了",而矮个子和弱弱的二夫人只是一脸坦诚得释然,三个人内心恐怕是放起了烟火,这太特么一举两得了。
叶修见都没反对,接着说"不知道能不能借个火把,这样赶路得比较快",话音未落,那位二夫人就去厨房拿来了一个燃着的火把和一个未点燃的,还顺便往"张乡约"怀里塞了两个馍馍,生怕他突然变卦要留下来一样。
叶修接过东西,点点头,说谢谢三位了,张某改日再来回报各位保住了在下的面子,现在就先行告辞了。接着蹲下来拍拍小周的脸,说小崽子该走人了回去再教训你,然后扶起小周将他的左手搭在自己肩膀上,想着哟真是人高马大的小伙子比自己结实多了,还好小周休息了那么久恢复了点意识和体力,于是两个人就踉踉跄跄走出了陈府的大门,后面还传来了几声"张乡约小心慢走"。





评论(6)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