悟道君

叶修,电影,漫画

【周叶】通海口 5

我不能再瞎取名了!下章一定定个名字(。ì _ í。)这章有点散,完全是一时兴起把自己想写的几个方面都捡了一点点……

叶修住的这个古老的村叫做通海口,一个和海半点关系都没有的地方,它曾经甚至是不毛之地。

关于这个名字,有一个口口相传的故事。大概是一百多年前,北方正值一场百年不遇的干旱,黄土高原上的普通人家在新年时候便快耗尽了家里储备,集市上的粮食价格更是水涨船高,在那时,大户人家关着门在家啃黄面馍馍时候,听着村头或村尾谁谁饿死在家的消息甚至眼睛都不抬下,舔干净馍渣渣继续去集市上收粮去。天不时,地不利,偏偏还碰上朝廷这边加收皇粮,到了第二年春天,黄土高原上的人再也凑合不下去,有位德高望重的族长,决心带领几百号人在一起往南方迁移。

迁移的过程无疑是痛苦的,慢慢的人在减少,队伍中留下来的人的心也快被这艳阳烤枯了,就连意志最为坚定的老族长,也渐渐不再提对南方水乡的向往,这样的望梅止渴未免过于虚幻了。一群人机械麻木走走停停,每一个歇脚的地点都不再具有任何意义,在之后回忆中统称为"之前的地方",直到他们到了现在的通海口。其实也并不是特别,和经过的很多荒原一样,天黑,找到避风的地点,点着干枝篝火,睡着,等待天亮之后的继续煎熬。身心俱疲的老族长,在青壮人自告奋勇守夜后不再推脱,迅速进入睡眠。

突然,他耳边传来了流水的叮咚声,宛如悦耳的风铃,声声滋润着老族长干涸的心,他几乎要感动到落泪,站起身去寻找这天籁之音的源头,可是环顾四周依旧是干巴巴的黄土,黄色艳得吓人,是梦吗?不是梦吗?真的,就是梦啊。老族长内心最后一根弦终于绷断,断弦将他的心绞得血肉模糊。然后扑通一声,他跪下,在众人惊讶的目光中,开始发疯一样磕头,泪水填满了他沟壑纵横的脸,他扯着许久没喝饱水的沙哑嗓子,呼唤天地,感叹命运不公,咒骂朝廷腐败,痛心全族人将和他一起死在这个年代,悲怆的哭喊声回荡在天地之间,撕裂着耳膜,振荡着心,证明着人在自然面前到底会有多渺小。

老族长也不知道磕了多少个头,反正整张脸已经糊着血液和黄土,一阵阵干裂的痛依旧清晰的传递到大脑,但是慢慢地开始伴随着一丝清凉,渐渐地这种感觉越来越明朗,老族长惊讶不已,终于停下来这发疯的举动,侧着脑袋去聆听这片无情的土地,叮咚叮咚,这熟悉的风铃声,这梦中的风铃声,越来越清晰,像鼓槌一样敲打着他的心,叮咚叮咚,哗啦哗啦,风铃声越来越嘈杂,他眼前是千万个水滴拥拥挤挤一起找不到出口,往左岸撞击着,大地都开始剧烈震动,又往右岸奔腾去,黄土被撕碎成粉末,河岸线被水吞噬,飞速得向远方撤退,撤退,河面越来越宽广,越来越难看见边际,最终只望得见远方水天相接的一条笔直的分割线,发散着淡淡红光。

老族长嗓子已经哑到说不出话,眼睛也流不出一滴泪,他仿佛造物者目睹了这一切,又仿佛一滴水珠经历了这一切,他忽近忽远,时而望着这海洋,时而又望着自己,自己对他点头,他说,该醒了。

该醒了,快醒来,去创造另一个梦。

族长醒来时候嘴角是带着笑的,他微笑讲述了这个梦,认定这是神选之地,说服大家留下来。族人被梦里描述的奇异场景震惊,仿佛自己也置身于族长的梦中,手里摸得到清凉的水流,看得到磅礴的大海。

比起别人口里的远方,人们总是更愿意选择相信奇迹。

他们将这块土地命名为通海口,便在这块神地安顿下来。之后梦也成了现实,现实也像梦一样。这一年不仅仅是风调雨顺,他们甚至发现了地下河,开垦了大面积荒地,加上族人的热情,通海口迅速成了陕北高原上有名的"聚宝盆",历代新官上任第一个视察的村。

周泽楷已经在通海口住了三天,没有人有精力去注意这个生面孔的到来,因为通海口正经历着百年来都没经受过的风起云涌,陌生的熟悉人一波又一波,接力般地把原上人的生活搅得天翻地覆。

首先是长年在省城里读书着的韩家大公子韩文清回来了,本来能安稳接过族长的职位,结果令人大跌眼镜的是他居然加入什么国民党,回来就拿着大剪刀,说新时代来了,说服大家剪辫子。大家听着他的演讲纷纷捂着辫子跑开,男人怎么能没辫子呢,那不和女人是大脚一样令人耻笑吗?结果真别说,没过几天韩大公子又开始宣传废除缠足,追求妇女解放。大家觉得简直是疯了,原来新时代就就是黑白颠倒世风日下啊。他们又听说这些都是从大洋彼岸的那个国家学到的,他们叹气那是怎么个原始的社会啊,也泪眼汪汪摸着被韩文清"说服"后剪了清爽短发的脑袋。

然后黄家的二公子黄少天也从省城回来了,他居然还当了个官,叫什么乡约。因为这个360度无死角全村环绕的立体喇叭,全村人都知道县令带着小姨子跑啦,黄乡约上任啦,但是全村人都不知道有了县令还要乡约干嘛。黄少天决定一边说一边做,他废除了皇粮制度,规定以后得上税,还建立了互帮互助的小组。其举措毁誉参半,主要是大家心里绕不过这个坎,交了这么多年皇粮,突然不是给皇帝了,总觉得成了叛国贼一样,觉得没了根。但是黄少天是何等人,你选择你的根你的信仰,还是选择你的清净,在生活需求面前,精神诉求显然退居二线,居然让通海口成为上税率最高的村,黄乡约也一战成名。

人们一边看着这些曾经光屁股满村乱跑的后生搞些幺蛾子,一边咬牙切齿不知道骂谁,只好骂县城这个鬼地方,好好的一个人,怎么一去县城之后说变就变了咧。

然后黄少天也被迫退居二线了,因为现在王杰希回来了,他说他是代表农协来的,现在一切权力得交农协了。

"呵呵,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叶修依靠着墙抽着烟,看着不远处戏台上严肃宣读着农协相关文件的王杰希。

周泽楷看了叶修一眼,说:"有趣"。

"我有趣还是大眼有趣?小周你住了三天之后居然还会评论人了啊,不错不错进步了不少了,不过我觉得你才有趣呢,你不准备给哥讲讲那天到底发生了啥事?"叶修依然是懒洋洋地吐槽着。

"嗯,是你。我会讲的。"

叶修饶有兴致,他对故事不太期待,但是对周泽楷愿意讲故事这件事很期待,对周泽楷居然要讲故事这件事更加期待。

评论(10)

热度(17)